麦野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12.30

2008年夏天。


和往年一样燥热的天气,湛蓝的天空里刺眼的阳光,晴空,无云,无风。


我躺在门口的阴棚下依旧热的满身汗,急躁躁的扯着衣服口企图制造点凉风。大门开着,门外也没见过人,放眼望去只有一条开裂的硬邦邦的黄土路和路另一旁一望无际的绿色麦苗。


此时是安静的,聒噪的蝉声也扛不住火辣的太阳。


本来是睡午觉的时间,整个村子静悄悄的,我只能听到西房里吊扇晃悠悠的转动声和半睡半醒间老爸扇蒲扇的声响。


我有时就很佩服大人们,不过有多热,他们总是会克服,或者无视。不过我是热的给睡不着,加上今天上午让人意犹未尽的动画片,就更睡不着了。脑袋里都是虹猫和蓝兔的故事。


小孩子的想象力是无穷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会比大人活得更幸福的原因之一。


我总会在脑子里补上一切我能想到的稀奇古怪的结局,比如虹猫和蓝兔执手浪迹天涯,或者虹猫和蓝兔联手打败了黑小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在我的想象中,他们不管是经历了什么七十二难最后总会幸福的在一起。


这可能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童年时期也就这点上心的事情。我二哥和我意见一致,他也喜欢蓝兔讨厌黑小虎,不过我弟和我发小喜欢黑小虎,所以我们每次玩游戏时都会自动分成两派。像是打扑克和搓麻将。


我婶婶是村里公认的麻将好手,不管多烂的牌,东西南北中都能打出花来,所以我们几个小孩子在麻将桌旁也被熏陶出来了丰富的经验,吃,碰,杠,胡都能讲个头头是道,我二哥挺逗的,他并没有遗传我婶婶优良的基因,每次我们打麻将都能成功的打成烂牌,想来也挺不容易的。


我枕着手臂眼神望向棚顶想起来今天上午本来是想找他们写作业的,结果在不知名领导人的带领下又打开电视看起了动画片,今天上午是昨天晚上的重播,所以我们又看了一遍。


想到作业,我一轱辘从凉席上爬起来,踢踏着凉鞋准备再找他们,反正也睡不着。





11.21

最近距离高考只有二百天了。


说实话我也不太急,因为二百天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画在黑板上的红色印记。


今年上半年刚毕业的高三百日誓师的时候,还觉得高考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在一旁观看誓师大会还一边吐槽。觉得只剩一百天了一切都已经定型,再这么鼓励有用吗?


当时心情很轻松,再加上白云悠悠,晴空万里。


真是无比的惬意。


结果,谁曾想时间竟然会过的这么快。有个词叫白驹过隙,挺形象的。


从四百多天到二百天,我经历了暮春,盛夏,暖秋和寒冬。


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依旧暮春三月,春风拂面,嫩叶抽枝。


不知不觉的,上一届高三生毕业了,我们终于成为了老师口中的毕业生。


寒窗苦读十二载,今有一朝成贵人。


记不得原句了,不过差不多。学习不就是为了成为贵人吗?


我总觉得我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之中,我知道黎明即将到来,可我不知道怎样去度过黎明前的黑暗这段时光。我想在黎明前蜕变,可是蜕变的代价让我有点胆怯,我想在黎明破晓时一飞冲天,可是没有人告诉我我该怎样孵化我的翅膀。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我是不合群的。


当别人都没有目标和梦想时,你有,那么你就是另类的。当你鼓起勇气说出你的梦想时,你收到的只是嘲笑和讥讽。


普通班二十年来都没有出过一个一本生,当老师说出这句话时,同学们有的只是稀奇和可笑。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我想,为什么第一个一本生,不是我呢?






完美诠释了我英语课到底在干嘛

记一件小事

不是今天的事了,是在前天还是大前天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是在前几天.


我们学校紧挨着民楼,一堆一堆的,是很破旧的老房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那种,基本上没有多少年轻人住在那里,都是些风烛残年的老人.


那一天下午,我记得很清楚是下午三点整,旁边的民居房群中发出了狗叫声。


叫得无比凄惨,像是在临刑.


我记得当时是语文课,我从昏昏欲睡中猛的惊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听见有的同学骂骂咧咧的,本来沉静的课堂马上就沸腾了。


那狗还在叫,一声接着一声,不间断的嘶吼,我从没听过这样的声音,平时狗的叫声我听得很多,尤其是狗狗掐架时的那种声音,我特别熟悉,但是这只狗的叫声我从没听过.


它的叫声让人觉得很绝望,很尖锐的声音恨不得划破人的耳膜.


大约过了五分钟,叫声慢慢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呜咽,一阵一阵的,这时候我又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很雄厚浑实,是个中年人。


从声音上听,他应该是把狗拴起来了,然后拿什么东西一直在揍它,所以才会有刚开始的狗叫,接着他又骂了几句,我记得很清楚.


他X的,你再叫,我他妈买了你还不能揍你,我日他X的,是很难听的话。


那时候狗已经叫了大约十分钟了。


十分钟后,我就听见有笼子在咣当咣当响,那个中年男人在拿脚踹狗,狗在笼子里关着所以只能被动的接受.


那只狗本来还在呜咽,到最后彻底的没有了声音,笼子也安静了。


到下课了,我才知道原来那只狗已经死了,被那个中年男人活活打死的,理由是他想吃狗肉了。


就在我刚刚坐在教室里的那几分钟,一只狗已经死了,我不知道它死时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我希望它是闭着眼的.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记的那条狗.


一个鲜活的生命不被人放在心上,那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


愿尽可能多的生命可以被珍惜




刚刚的第一张图有点模糊,不知道怎么重新编辑,重发一张吧

换了个软件,依旧是用手在平板上一笔一笔画的,这个图画了快两千笔了,画爽了。
其实我画的还是有错的,有的高光打错了,人体也是烂啊,还有待练习。
后两张是过程图

今天五月二十号,并不理解为什么今天像是情人节,作业没写,就画了个图,有空再上色

本来是用手指一点一点抠的,用的软件好多广告,就卸载了,也没画完